内容阅读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研究考证 >> 史志研究 >> 正文

铭记岳阳抗战史

作者:陈念军 来源: 日期:2015/10/13
    自“九•一八”事变起,岳阳人民开展抗日救亡活动,特别是在岳阳沦陷后,面对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者的疯狂进攻,岳阳大地上的爱国将士和岳阳人民相扶相携,视死如归,勇猛御敌,战果辉煌。抗日战争期间,岳阳大地上遭受了巨大的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岳阳抗战史在全民族抗战史中具有重要地位和作用。
   一、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的岳阳抗战
    14年的抗日战争是一个整体发展过程,局部抗战与全国性抗战具有统一性,岳阳抗战是全民族抗战的组成部分。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38年11月岳阳沦陷期间7年多时间,岳阳人民积极投入抗日救亡活动。“九•一八”事变消息传到岳阳,岳阳人民群情激奋,各县都举行反日救国示威大会和游行,请求国民政府对日宣战。岳阳、湘阴、平江、华容、临湘等县先后在地下党领导下组建了党的外围组织“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和“青年战时后方服务团”等,宣传抗日、教育群众积极抗战、不当汉奸、不支援日伪、不买日货。1937年“七•七”事变后,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岳阳地区各县都迅速掀起抗日救亡活动高潮,成立了由工农商学兵、各界人士及团体组成的各界抗敌后援会,集合力量、募捐钱物,支援抗战,创办了大量诸如《战鼓》、《轮轴》、《老百姓壁报》、《战讯》、《湘北风云》等救亡刊物,开办民众夜校,宣讲党的方针政策和抗日救亡道理,激发民众抗日热情。据不完全统计,抗日战争期间,大批岳阳籍青壮年离别故土,投身抗日战争前线,至少有5万名岳阳籍青壮年征召入伍,为国民党军队送了大量兵员。有1万余名岳阳籍青壮年参加了八路军、新四军,壮大了人民抗日武装。如付秋涛率新四军第一支队第一团1100多人从平江嘉义出发,开赴江苏、皖南抗日前线。岳阳籍60位共和国开国将军,在抗日战争时期,有39人在八路军中工作,战斗在华北各抗日根据地,有21人在新四军工作,驰骋于江淮河汉之间。一批岳阳籍国民党将军在抗战前线奋勇作战。岳阳是鱼米之乡,物产丰富,为抗战提供了大批军需粮饷,虽无准确统计数据,但岳阳人民深明民族大义,节衣缩食,箪食壶浆,为国家和民族利益作出巨大的贡献和牺牲。
    1938年11月8日,日军第6师团今村支队一部从临湘新港登陆占领陆城,9日占领临湘县城。10日,日本海军陆战队和今村支队攻占城陵矶。11日18时,今村支队从水路登陆攻占岳阳城。从此,岳阳沦陷达6年9个月之久,湘北战场成为抗战正面战场之一,从1939年9月至1944年8月在湘北大地展开了4次大会战,每次会战都从新墙河北岸开始,中日双方军队沿途交战至长沙。当时,湘北正面战场属国民党第九战区,薛岳为战区司令长官。针对日军的四次大规模进攻,中国军民依凭新墙河、汨罗江、捞刀河等防线,节节抵抗,进行了惨烈战斗。前三次会战和第四次会战前期主要在以岳阳地区为主的湘北地区进行,故统称为湘北会战(史称长沙会战)。第一次湘北会战。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日军王牌关东军在诺门坎战役中惨败于苏军,促使日本南进派占上风,企图通过攻占长沙,摧毁国民政府抗战意志,促使汪伪政府出台,决心“全力解决中国事件”。日军第11军冈村宁次司令长官调集近5个师团及海军一部共10万余人,出动100架飞机。中国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集中32个师、3个挺进纵队及海军布雷队共30万人应战。会战于9月18日早晨打响,23日日军突破新墙河防线,至11月9日结束,历时51天。中国军队伤亡、失踪4万余人,日军伤亡3万余人并退回新墙河以北。第二次湘北会战。1941年4月,苏联、美国分别与日本签订《苏日中立条款》《日美两国谅解方案》。6月,苏德战争爆发,日本当局得以集中力量对付中国,企图以速战速决打垮中国抗战力量,发动“加号作战”,给“第九战区以打击”。日将阿南惟几集中日军5个师团、4个支队和大量工兵、炮兵、装甲兵、航空兵、海军舰队共12万余人,中国军队出动37.8万人参战。会战于9月7日早晨于岳阳县大云山打响,至10月9日结束,历时月余,中国军队伤亡失踪7万余人,长沙一度被占。日军伤亡48237人并退回新墙河北岸。第三次湘北会战。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国民政府正式对日、德、意宣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反法西斯战线形成。日军为牵制中国兵力,策应香港作战,阿南惟几集中日军陆海空军12万人,发动第三次湘北会战。中国军队25万人参战。会战于24日日军强渡新墙河打响,至1942年1月18日结束,历时24天,中国军队阵亡11259人,伤14779人,失踪2042人,共计28780人。日军伤亡56900余人,被俘139人,日军退回新墙河北岸。第四次湘北会战(后期又称长衡会战)。1944年初开始,日军在太平洋战争中逐渐失利,在中国大陆逐渐失去控制权。为“打通陆上交通线”,确保与南洋方面军的陆上交通,摧毁中国军队继续抗战的意志,日将畑俊六集中日军18万余兵力,自称是进攻中国一个地区所用规模最大的重兵集团,实施“特号作战”计划,于5月27日从湘北100公里正面战场分三路南犯,中国第九战区集中16个军作战。6月18日,长沙经苦战后沦陷,8月8日,衡阳经47天血战后沦陷。这一战役,历时74天,其中在岳阳地区作战历时15天。本次战役中国军人伤亡9万余人,日军伤亡6万6千多人,日军南进。开辟敌后战场。岳阳沦陷前后,岳阳境内组建了各种地方抗日武装。岳阳县在共产党员的帮助下组建了两支抗日游击队,各县也成立了抗日自卫队,深入敌占区开展游击活动,袭击日军。新四军第五师江南挺进支队进入华容桃花山,开辟抗日根据地,发展抗日武装,打击华容地区的日伪军,至抗战结束北返时,支队由最初的500多人发展到1100多人。八路军359旅南下支队开辟了湘鄂赣抗日根据地,在平江、岳阳、临湘、湘阴等县开展抗日战争,既沉重地打击了敌人,又壮大了自己,部队由3800余人发展到1万余人。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多次切断、经常骚扰日军的长江航运等军需补给线,有力地支援了第九战区对日作战。据统计,抗战期间,岳阳境内先后有抗日游击队、自卫队、义勇队、群众抗日武装500余支,约8000余人,共对日作战115次,打死打伤和俘虏日伪军1100多人,击落日机一架,炸毁火车10节、汽车与装甲车31辆,击沉日本船舰29艘,为抗战胜利作出了贡献。民众奋起抗日。岳阳沦陷后,岳阳民众奋起抵抗,20万人参加战时服务组织,以各种方式扰敌、杀敌,协助部队抗击日军,有许许多多的动人事迹彪炳史册。如1939年9月23日,屈原营田镇农民易玉涛妻子被日军杀害,他手持屠刀与日军拼搏,接连砍死3名日军,自己被碎尸数段。戏剧家田汉为其赋诗:“人人易玉涛,中国永不亡”。第三次湘北会战中,岳阳县长湖乡3位农民配合中国军队夜袭宿住魏家祠堂的300多名日军,他们爬上屋顶,用手榴弹炸死日军150多人。临湘桃林镇农民王杏生被日军抓去带路,他引诱日军进入游击队布雷区,伺机触发地雷,与日军同归于尽。岳阳各县民众积极主动配合军队破路毁桥、修筑工事、运送作战物资、救护转移伤兵。如第一次湘北会战前夕,岳阳县民众协助驻军,从洞庭湖边的鹿角、沿新墙河至大云山修筑了大量作战工事。湘阴县在湘北会战期间投入10万人次以上运送军粮弹药,大批民船被无偿征用。诸如此类,不胜枚举。正是这种军民齐心协力凝聚成的坚不可摧的民族力量,为赢得抗日战争胜利提供了保障。
    二、日本侵略者对岳阳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
    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侵略者在岳阳境内无恶不作。据1946年的《湖南省抗战损失统计》,由于日军的进攻和屠杀,致使岳阳5县平民累计伤亡464109人,其中死亡159560人,重伤155659人,轻伤148990人,直接经济损失按当时物价估算达7635亿元(法币)。狂轰滥炸。自1937年8月开始,日军飞机便魔鬼一样肆虐在岳阳的上空,不仅轰炸军事目标,而且对不设防城镇和大量非军事目标进行轰炸,许多城镇村落化为废墟,一些政府机构、社会事业单位和大量民居、商铺被炸毁,成千上万的无辜平民在轰炸中惨遭不幸。据湖南省政府统计室1946年统计,“七•七”事变到1944年8月,日军对岳阳实施了158次轰炸,投炸弹3402枚,其中几次大规模爆炸就炸死5000多人。血腥屠杀。穷凶极恶的日军在岳阳制造了大量惨案。其中南县“厂窑惨案”中被杀害的华容籍逃难民众达6400余人,岳阳县“洪山惨案”被杀害无故平民1800余人,“营田惨案”杀害官兵1200余人、平民800余人,湘阴“罗城惨案”杀害军民770余人,湘阴“青山惨案”杀害无辜百姓524人、官兵300多人,等等。日军杀人往往连老人和小孩也不放过,手段十分残忍。洗劫破坏。日军在地面进军沿途以及在一些占领区,实行野蛮的“三光”政策,境内许多城镇和村落因此变成一片废墟。据统计,抗日战争期间,岳阳全境被毁房屋、建筑达14.45万栋。在占领区他们利用汉奸建立日伪维持会组织,组建日伪军队,为其军事进攻、殖民统治服务。他们强占战略资源与物资,控制和垄断工、农、商业,大肆进行经济掠夺,以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老百姓被迫弃家逃亡,流离失所,以至田园抛荒,官营和民营工业、手工作坊、商铺等被迫关停,生产和各项社会事业基本陷入停顿,经济急剧衰落,城乡满目萧条。许多老百姓被活活饿死、冻死、病死,一派凄惨。强奸妇女。日军第十一军在进攻和盘踞岳阳期间,纵使部属四处奸污蹂躏妇女,被轮奸致死和奸后被杀的妇女成千上万。据《湘灾实录》调查统计,华容全县被日军奸污的妇女有2278人。岳阳县尤甚,被强奸致死的妇女就达5000人以上。日军还在其部队中设立“慰安所”,每个驻点都关押着他们从四处抓来的一些青年妇女,逼迫她们充当“慰安妇”,这些妇女许多被折磨致死或病后被处死。奴役劳工。日军在各地强拉民夫充当苦力,逼迫他们修筑工事,运送军需物资等。许多人被折磨致死,日军在修建陆城飞机场期间,强抓民工2500多人,其中被杀害319人,因劳累而死107人。4次湘北会战,日军每次都从临湘、岳阳掳走大批民夫,这些人许多被累死、打死,活着回来的不到一半。据《岳阳市人口志》等有关资料统计,1947年岳阳全境人口比1935年锐减326754人,减少14.87%。施放毒气。日军在湘北会战期间,置国际公法于不顾,公然使用毒气,多次通过飞机大炮投放、发射毒气弹,投放地点达10多处。仅第一次湘北会战期间日军施放毒气至中国官兵1100人死伤。此外,日军还残杀战俘等等,对岳阳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
    三、岳阳在抗日战争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
    岳阳地处中国中部水路交通要道,物产丰富,是湘北重镇、湖南门户,自古为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在中国抗战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岳阳是抗日战争初期的军需供应地和大后方中转站。如前所述,岳阳是抗日战争的兵源地和抗战军需物资供应地。同时,岳阳作为东西南北水陆交通要地,自抗日战争开始,特别是在淞沪会战后,大批工厂学校、战略物资、参战人员、伤兵难民经岳阳向后方转移,成为战时至为重要的中转站。1937年国民政府海军部设汉口、岳阳两地办公。1938年2月海军部在岳阳改为海军司令部,设岳阳城内竹荫街盐仓库,海军电雷学校设城陵矶岳阳海关旧址,指导海军舰艇对日作战,后迁湘阴经常德、辰溪转重庆。岳阳沦陷是抗日战争战略防御阶段到战略相持阶段的转折点。事实上,1938年10月24日武汉沦陷后,日军并未停止进攻,直至11月11日岳阳沦陷后才暂时停止持续南犯,到1939年9月发动第一次湘北会战。因此,岳阳沦陷才是武汉会战的正式结束,也是战略相持阶段的开始。1938年11月25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在衡山召开军事会议,在总结前段抗日战争情况时指出:“武汉失守标志着抗日战争进入了第二阶段,即战略相持阶段,而这个阶段的开始,应以岳州沦陷之日算起”。岳阳是日军进攻西南大后方的前方基地。日军占领岳阳后,在政治上加紧组织汉奸傀儡政权,先在临湘、岳阳两县成立伪县政府,并将两县划归伪湖北省政府领导,此后又在华容、湘阴两县扶植成立伪县政府,以强化对其占领区的统治。在军事上,日军在岳阳城区常驻一个旅团的兵力,在城区与城陵矶修建陆海空军基地、仓库,囤积包括化学武器在内的大批作战物资;在临湘陆城、道仁矶对岸的白螺矶修建机场,在临湘大批驻扎军队,以岳阳作为南进基地和第11军指挥所。岳阳是保卫西南大后方的前沿屏障。自1938年11月至1944年8月,中国军队和岳阳人民以洞庭湖、新墙河、汨罗江为防线,英勇作战,多次粉碎日军南进,使湖南大部分地区延迟或缩短了遭受日军野蛮践踏的数年时间,同时牵制了大量日军的精锐部队,缓解了西南大后方以及英美盟军在太平洋战场上的压力,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作出了贡献,充分发挥了保卫西南大后方的前沿屏障作用。湘北会战的壮烈和战绩传递了巨大的正能量。在7年的浴血奋战中,湘北军民用血肉之躯和不屈的民族精神,抗击了拥有现代化武器、穷凶极恶的日本侵略军的疯狂进攻,歼灭了大量日军精锐有生力量。王震、王首道、付秋涛、钟期光、薛岳、关麟征、黄保德、黄红等共产党和国民党将军在岳阳大地上率领中国军民英勇抗击日本侵略者,创造了许多壮烈的战例,涌现了诸如史恩华、曹克人、王超奎等一大批舍身为国的民族英雄,这些战例和英雄,提升了中国军民坚持继续抗战的信心,提振了同盟国军民的士气,提高了中国在同盟国中的地位。如英国《泰晤士报》报道第三次湘北会战:这是自珍珠港事件以来,“同盟国军队唯一决定性胜利系华军之长沙大捷”。1942年2月,为给中国抗战寻求援助,宋美龄在美国国会演讲,首次介绍王超奎,4月19日,她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中说:“有一位营长王超奎少校率领部队在湖南新墙河作战,敌人在数量方面占压倒的优势,当他被敌军重重包围的时候,他与他的五百个部下个个都战至牺牲生命为止。”并且强调:“中国只有断头将军,没有投降将军。”
    当我们回首岳阳抗战史的时候,宏伟壮观、气吞山河的岳阳抗战画卷历历在目,我们应该铭记。历史昭示未来,作为一名中国人,不能忘记抗战历史,作为一名岳阳人,不能忘记岳阳抗战史。我们爱好和平,但更要居安思危。放眼当今世界,维护和平依然任重道远。我们应该将忧患之心转化为爱国之情、报国之志,发愤图强,为把岳阳建设成“一极三宜”江湖名城作贡献!
                                           (作者系岳阳市委史志办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