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阅读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研究考证 >> 史志研究 >> 正文

抗战,岳阳土地上不可忘却的硝烟

作者:秦小燕、肖 卫 来源:《岳阳晚报》 日期:2015-4-24

编 前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中国人民抵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正义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近代以来中国反抗外敌入侵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胜利,成为中华民族走向振兴的重大转折点,为实现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奠定了重要基础。

为了牢记历史,铭记中国人民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艰苦卓绝的斗争,彰显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重要地位,激励全国各族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共同奋斗,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决定将9月3日确定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每年9月3日国家举行纪念活动。

在抗战胜利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我们共同回忆巴陵大地上曾经的烽火岁月,共同缅怀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英勇献身的英烈和所有为抗日战争胜利作出贡献的岳阳儿女。

岳阳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抗日战争时期,岳阳曾被日本侵略军侵占蹂躏达7年之久。为保家卫国,岳阳人民和驻军在国共两党的领导下,同仇敌忾,团结一心,与侵略者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抗战。在保卫西南大后方,支援盟军太平洋战场作战作出了巨大贡献,在中国抗战史上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上谱写了光辉的篇章。

特别是抗日战争时期在岳阳爆发的四次湘北会战,持续时间之长、战况之惨烈,歼敌人数之多,是中国抗战史上任何一个战场或地域无法比拟的。

在那烽火弥漫的岁月,中国军队和巴陵儿女的浴血奋战,留下了不少不可磨灭的记忆,我们摘录几处,让我们共同缅怀那些为保卫国家而英勇献身的先烈们。同时,居安思危,勿忘国耻,永葆立国之志!

大云山上“三战三捷”

“倭寇侵我中国,在湘北相持五年,中经大举犯长沙三次,赖民众协力,将士用命,都予击溃。国人正精诚团结,矢志澄清,泐石共勉。杨森题。大中华民国三十一年十二月。”大云山三战三捷摩崖石刻,位于岳阳县大云山国家森林公园,是原国民党第九战区副司令长官杨森为纪念湘北抗日战事胜利,在大云山留下的大型原石刻。它刻于1942年12月,选址于大云山隆兴宫西侧200米处的一块大石崖。整个石刻分三大部分,即“三战三捷”四个大字、65个字的注解碑文石刻及“三捷泉源”石刻。

这些石刻一直保存完好,被列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三战三捷石刻将作为中国爱国官兵抵御外侮的历史见证,永远激励着后人。

营田鏖战8000日军

营田抗日阵亡烈士墓,位于屈原管理区营田镇虎形山。1939年9月23日拂晓,日军近8000余兵力突袭营田,国民党驻军第37军95师569、570团英勇抵抗。日军从土星港登陆,先后攻陷白鱼歧、推山咀等前哨阵地,控制汨罗江入湖口,并溯流而上,一支攻陷朱木冲,另一支攻陷营田街市。

日军先后在推山咀、相公湾、干塘湾、营田等地制造了一系列血案,大批军民被俘,并惨遭杀害。1940年,国民政府在虎形山修建了2座烈士墓和1座烈士纪念塔。后又收集第二、第三次长沙会战中营田江防一带殉难的抗日烈士遗骸并集中安葬于此。该遗址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磊石山抗战哨所依然矗立

磊石山抗战哨所,位于屈原管理区琴棋乡磊石山。哨所是营田江防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国民党营田驻军在湘江和汨罗江交汇处的磊石山山顶北部修建的一处瞭望哨所。这里地势相对较高,对洞庭湖进入湘江的来往船只和其他目标能够尽收眼底,能有效地防止日军通过洞庭湖水路对长沙的进攻。该遗址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新墙河两岸曾经炮声隆

1939年9月至1944年5月,日军先后四次强渡地处湘北的岳阳新墙河,发动对长沙的进攻,企图加快吞并中国,迫使中国政府投降。岳阳人民配合中国守军进行了英勇的抗击,与日军展开了四次拉锯会战,共歼灭日军16万人。因会战主要在湘北进行,故称湘北会战,又因攻守目标是长沙,又称长沙会战。前三次进攻发生在l939年至1942年间,湘北正面战场属国民党第九战区,司令为薛岳,副司令为杨森。

湘北会战牵制和歼灭了大量日军,保卫了湖南、重庆和西南大后方的安全,并有力地支援了盟军在太平洋和印缅战场的作战,为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立下了不可磨灭的战功。新墙河这条长仅108公里的普通内陆河,也因湘北会战,而名扬中外。

铜鼓山激战七天七夜

岳阳铜鼓山抗日将士阵亡墓碑,位于岳阳县杨林乡下湾屋场对门的铜鼓山,是新墙河防线中的一个重要阵地。中国军队第52军、第4军等部曾在此接防,尤以1942年1月第三次会战最为惨烈,此役孙渡率领的中国军队第58军与日军激战七天七夜,付出极大牺牲。战后,中国军队与当地群众收集完整将士遗骸80余具,安葬在杨林铜鼓山。后来,又将沿岸牺牲的380具烈士遗骸也收集安葬于此山。文革时塔遭毁,原立于塔顶的石质国民党党徽标志、残损的墓碑及墓前半副对联“地就杨林话英雄”现保存在岳阳县杨林乡政府院内。

刘家山战壕呈带状分布

刘家山抗日战壕位于屈原管理区营田镇义南村刘家山。战壕为1941年第二次湘北会战前修建,是国民党第九战区第95师569团和570团在营田一带布防时所修。其目的是防止日军通过洞庭湖和湘江水路从营田一带登陆后进犯长沙。由于是几处战壕呈条带状布局,每处环形战壕既相对独立,又可通过中间相互连通的掩体相连,在战斗中曾发挥了重要作用。该遗址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罄竹难书的日军侵岳罪行

抗战期间,日本侵略军攻下岳阳后,将美丽富饶的岳阳变成了硝烟弥漫的人间地狱。其铁蹄所至,攻城掠地,杀人放火,奸淫掳抢,无所不为,给岳阳城乡带来了空前的劫难。

日军盘踞岳阳达7年之久,给岳阳造成的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在全国地市一级来说是十分罕见的,当时英美等盟国亦深感震惊。1938年11月9日,日本侵略军占领临湘县城,11日窜据岳阳古城,直抵新墙河北岸。岳阳、临湘从此沦陷达6年9个月之久。翌年9月起,平江、湘阴(包括今汨罗市)先后4次被侵占。华容于1943年3月被占领。据1946年的《湖南省抗战损失统计》,由于日军的进攻和屠杀,致使岳阳 5县累计伤亡464109人,其中死亡159560人,直接经济损失按当时物价总计达7635亿元(法币)。

狂轰滥炸

从1937年8月开始,日军的飞机便肆虐在岳阳的上空,不仅轰炸军事目标,而且对不设防城镇和大量非军事目标进行狂轰滥炸,许多城镇化为废墟。一些文化、社会机构和大量民居、商铺被炸毁,成千上万的无辜平民在轰炸中惨遭不幸。据1946年12月统计,七七事变至1944年9月8日,日军出动飞机539架、158次对岳阳5县轮番轰炸,投下炸弹3400余枚。其中岳阳、平江、湘阴被炸尤为严重,几次大规模的轰炸就被炸死5900余人。1938年7月20日上午10时许,日机18架空袭岳阳城。仅这一次就炸死炸伤居民800余人,炸毁民房、店铺300余栋。

血腥屠杀

在岳阳境内,日军的疯狂进攻受到九战区爱国守军的顽强抵抗,穷凶极恶的日军公然使用毒气战,并残杀战俘,尤其是对手无寸铁的无辜平民进行惨无人道的杀戮,制造的惨案数不胜数。其中较大的惨案有:南县“厂窖惨案”被杀害的华容籍逃难民众6400余人,岳阳县“洪山血案”被杀害无辜平民1800余人,“营田惨案”被害官兵1200余人、平民800余人,湘阴“罗城惨案”被杀害军民770余人,等。至于一次性屠杀数十人、数人的惨案则更多。日军杀人往往连老人和小孩也不放过,手段十分残忍,花样百出,诸如枪杀、砍头、刺刀挑捅、活埋、火烧、水淹等等上百种,让人听了都毛骨悚然。

洗劫破坏

除了进行空中轰炸外,日军在地面进军沿途以及在占领区,大肆烧杀抢掠,进行洗劫和破坏。他们将机关、事业单位、商铺、民房甚至学校来不及转移的金银、文物等贵重物品以及器具、衣物、耕牛、生猪、粮食等财物洗劫一空。为驻地和交通沿线的安全,他们纵火烧毁成片或沿线的民房。遇到我国军队和游击队的抵抗后,往往拿我国老百姓出气,凶狠地实施报复,对其被袭击的地点和中国军队和游击队以往的驻地以及经常出入的村落进行扫荡,实行烧光、抢光、杀光的“三光”政策,许多城镇和村落因此变成一片废墟。据统计,抗战期间,岳阳全境被毁的房屋、建筑达144554栋,估值1737亿元法币。

奴役劳工

日军侵入岳阳后,在各地强拉民夫充当苦力,逼迫他们修筑工事,运送军需物资等。许多人被折磨致死。1943年3月,日军第11军40师团侵占华容县后,强拉民夫数万人修筑碉堡、壕堑、防空洞和江防工事。日军监工蓄意折磨苦工,越是年老体弱的,越是令其干重活,还不准休息。每天吃两餐,每餐只有2个小饭团子,用手抓着吃,没有菜。吃后,集合到山坡下水塘边或粪池边用手捧水喝。做工时不准穿上衣,稍慢一点,就会被鞭打甚至刺杀。

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致使岳阳人民陷入了灾难深重的深渊,民众死伤惨重,社会财产和居民财产蒙受了巨大损失,社会经济和人民生产生活受到严重破坏。据《岳阳市人口志》等有关资料统计,1947年岳阳全境人口比1935年锐减326754人,减少14.87%。漫长的7年时间内,岳阳城乡到处一片萧条凄惨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