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阅读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研究考证 >> 史志研究 >> 正文

秋收暴动在岳阳

作者:秦小燕 来源:《岳阳晚报》 日期:2015-4-24

“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修铜一带不停留,要向平浏直进。

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秋收时节暮云沉,霹雳一声暴动。”

这是毛泽东的《西江月.秋收起义》气壮山河的描述。八十年前的今天,地处湘鄂赣边界的岳阳地区勇士参加秋收起义,汇入武装反抗国民党统治的滚滚洪流。那久远的声声霹雳似乎还在耳边响起,催人深思、奋进……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党的“八七”会议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并决定在工农基础较好的湘鄂赣粤四省发动秋收起义。毛泽东作为中央特派员回湖南改组省委并部署起义,经过多次讨论和筹划,决定9月9日在湘赣边举行秋收起义。为策应和配合起义,省委派员到岳阳、湘阴、平江等各地领导秋收武装暴动。

平江工农义勇队汇入起义大军

地处湘赣边界的平江县是秋收起义的主要策源地之一。平江工农义勇队是秋收起义的一支重要生力军。这支队伍是北伐战争时建立的一支民团队伍,北伐军过后,党派共产党员余贲民接收团防局,成立团防队,余任队长,后扩编为1000余人的工农义勇队。

1927年7月,根据中央指示,余贲民率部同浏阳工农义勇队合编,以贺龙第二十军独立团名义,赶赴南昌参加起义。8月5日,部队赶至离南昌不远的涂家埠时,得知起义部队已南下,加之在追赶起义部队途中又遇敌阻击,两支义勇队只得分别折回修水、铜鼓。在修水,平江工农义勇队遇到了也因未能赶上南昌起义而折回的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俗称武汉警卫团)。该团是一支由共产党领导的队伍。华容的何长工、欧阳煦、杨岳彬、徐行、徐恕、衡会池、罗廉余,湘阴的陈毅安等官兵也在这支队伍里。此时,团长卢德铭正去武汉找党中央请示下步行动,部队暂由一营营长余洒渡(平江人)率领。为迷惑敌人,余洒渡召集平、浏义勇队负责人商议,决定将这三支武装合编为“江西省防军第一师”,驻防修水、铜鼓。这时,谭希林、罗荣恒率领的通城、崇阳农军100多人,从鄂南开来,他们也是准备去南昌集中的,余洒渡便把他们整编为师属特务连。这样,在湘赣边的修水首次诞生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一个师的武装。

9月初,毛泽东到江西安源部署起义。安源军事会议决定成立以毛泽东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以原江西省防军第一师为基础,组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卢德铭任总指挥,余洒渡任师长,余贲民任副师长。下辖三个团,第一团为驻修水的警卫团;第二团为驻安源的工农武装和萍乡等地农军;第三团为驻铜鼓的浏阳工农义勇军。平江义勇队分别编入第一团和第三团。以上三个团合计5000人,分别由钟文璋、王兴亚、苏先骏任团长,后来又将收编的邱国轩部扩编为第四团。师部参谋何长工和师部副官杨立三还为起义军设计了缀有五星、镰刀、斧头的第一面工农革命军红旗。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况,确定先夺取平江县城,然后破坏长(沙)岳(阳)段交通,再配合铜鼓、安源起义军会攻长沙。

9月9日,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师部在修水宣布起义。这天,起义的铁路工人和农民首先破坏了岳阳至黄沙街、长沙至株洲两条铁路,第二天又破坏了长武段的羊楼司、桃林等地铁轨,切断了敌人的交通运输。

同日,编入第一团的平江义勇队战士随团及师部从修水出发,向平江长寿街进军,预定经长寿街占领平江。10日,一团先师部一天到达渣津,镇压了从修水带来的为群众所痛恨的八大恶霸。11日,越过平修边界,占领了平江龙门厂。当时钟文璋以师参谋长身份指挥一团与四团进攻平江。当两团会合,进至离长寿街15华里的金坪时,行进在前的四团邱国轩部投敌叛变,暗中与敌八军联系。邱部向第一团两翼突袭,加之来敌阻击,致使第一团三面受敌,200余人牺牲,辎重被一掠而空。而这时师部还在距金坪30里的龙门厂,无法接应。部队初战失利,一团团长钟文璋深感事态严重,悲愤离开部队。

在平江黄金洞附近,余贲民组织力量,重新整合被打散的第一团部队,准备重整旗鼓,再取长寿街,因侦知敌部已插至我后方,部队被迫退向平、浏边界,向第三团靠拢。

编入第三团的平江义勇队战士随团于9月12日攻克了浏阳东门市,14日遭敌包围,为保存革命力量,部队突围后撤向浏阳上坪方向。第二团先胜后败,也陷入敌人重围。

鉴于三路起义部队均受挫,毛泽东等前委决定改变攻打长沙的计划。19日,各路起义部队在浏阳文家市会师。这时,3个团的兵力只剩下不到1个团不足1000人,毛泽东作了鼓舞革命信心的重要讲话。10月,平江工农义勇军及华容、湘阴等县的部分指战员随起义部队向莽莽苍苍的罗霄山脉中段———井冈山前进,走向了艰难漫漫的革命之路。

各地策应,暴动风起云涌

在湘赣边秋收起义和鄂西地区秋收暴动的鼓舞和影响下,境内各县的共产党人纷纷响应,带领进步群众揭竿而起,武装斗争之火燃遍各地。尤以平江、华容的斗争最为暴烈。

1927年8月,中共湖南省委派夏明翰、李六如到平江领导农民秋收暴动。他们到平江后,改组了平江县委并成立县秋收暴动委员会,毛简青任县委书记,罗纳川任暴委主任。县委将全县分为5个乡,并抽调党的一批主要骨干到各乡进行工作,成立了各乡党的特委、暴委。各乡暴委成立了敢死队、烧杀队、搬运队。起义部队到达并占领龙门后,平江六区区委书记、农协会长张勉之,农民自卫队长张令彬等组织龙门群众,举行暴动,打土豪,分田地,紧密配合湘赣边秋收起义。部队离开龙门时,区委将张令彬、张平凯、裴周玉等一批青年骨干输送到部队,使起义部队得到补充。9月20日上午,县委和暴委组织1万多农民队伍,分三路进攻平江县城,城区100多名工人担任内应。农民队伍处决了3名罪恶昭著的反革命分子,杀死了杂税局长。22日凌晨,县委又组织献钟暴动,暴动工农一齐冲向献钟警察所,缴枪4支,镇压了民愤极大的警察巡官和杂税所经理、塅长共8人。当晚,农军三路进兵辜家洞泰安塅,袭击作恶多端的挨户团,缴枪20多支,镇压了大槽户、挨户团主任刘洞王。10月,北五区党组织发动木瓜农协成立梭镖队,夜袭大地主余维生家,将其全部家产分给贫苦农民,在木瓜点燃农民暴动的烈火。

8月中旬,省委派何资琛到岳州领导湘北秋收起义。9月10日晚,在何资琛的策动下,中共岳阳县委组织工农炸毁了南津港铁桥的部分枕木。由于当时岳阳城区工农武装力量薄弱,暴动指挥部很快被敌人破坏,9名负责同志被捕。27日,县委拟在荣家湾利用原农民自卫队部分枪支继续组织暴动,但未能发动起来。

湘阴籍共产党员袁福清(长沙总工会组织部长),在马日事变后受党组织的派遣回到家乡开展革命活动。为响应秋收起义9月16日会攻长沙的号召,他设法弄到部分枪支,组织湘阴白水农民自卫军于9月13日,扛着梭镖,打着火把,深夜赶至长沙县香王寺,与当地农军会合,浩浩荡荡向长沙进发。15日,进至捞刀河,接到因起义失利,停止进攻长沙的通知,此时又无法跟上工农革命军大队伍,只好率队退回原地。

9月底,华容县委决定以明碧山为中心,在全县开展秋收暴动,很快就组建了100多人的农军游击队。并成立了县武装委员会,方之中任暴动总指挥。一天,方之中得知华容县议会议长徐人凤到小老婆家过夜,他与刘革非等组织几百名暴动队员,于午夜三点到达沉塌湖边,处决了这位恶贯满盈的华容反动头子。随后,范家岭、文宣区等地的农民暴动,处决了一批土豪劣绅。塔市镇团防局作恶多端,民愤极大,华容县委约请石首农民自卫军配合,于一天拂晓,四路农军将团防局团团包围,俘获全部20多名团防兵。此外,驻防南(县)华(容)安(乡)三县的湖南独立五师一团代理团长彭德怀,于10月发动了与秋收暴动相配合的反“清乡”斗争,使国民党反动派成立清乡委员会的阴谋未能得逞,支持了华容人民的秋收暴动。

继秋收暴动后,各地农民的武装暴动成燎燃之势,如平江著名的20万农军扑城、华容的元宵暴动和长岗庙战斗、湘阴的梓木洞和临资口及“三洞”暴动、临湘的云溪和谷花州暴动等等,这些武装斗争遏制了敌人的疯狂屠杀,打击了地主劣绅的反动气焰,鼓舞了人民的革命斗志。各县在斗争中组建了农民游击队或赤卫队,建立了各级苏维埃政权。平江、华容在斗争中其红色区域不断扩大,成为湘鄂赣和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

秋收起义后第二年7月,平江起义建立了红五军。又有许多平江青年参加红军,跟随彭德怀上了井冈山。平江因此成为工农红军的摇篮,岳阳籍的60位开国将军中就有52位平江人,他们多数是经过秋收起义的洗礼而走出来的。还有许多在秋收起义中献出了宝贵生命的先烈们,他们为革命而不懈奋斗,勇往直前的高大形象将在人们心中树起永远的丰碑,激励一代又一代岳阳儿女。